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局長信箱
首頁地勘文化

夜雨感懷

時間:2010-07-01 00:00:00 瀏覽次數:0


夜雨感懷


苗長生

 

我所居住的這座小城,位于西北內陸,緊挨著騰格里沙漠,剛來時頗有些不習慣,感覺老是刮風。春季里刮風很正常,但現在都六月出頭了,風沙天氣還是不斷,給人一種沉悶的感覺。

但這天氣也怪,刮風刮得不亦樂乎,降雨量卻不少,本以為一年到頭要與風沙相伴,沒想到還是給我帶來了一絲驚喜。每當被太陽炙烤得無處躲藏時,心里就在暗暗祈禱:“老天,快下雨吧,要不然就悶死了”。說來也怪,剛祈禱完,老天就很配合似的不知從哪里抓來一大片烏云,蓋在太陽那嬌羞的臉上,于是乎,電閃雷鳴,風雨欲來,躲到屋里,打開窗戶的一角,任狂風掠過臉龐,雨水落在掌心,似乎還在閃動著跳躍的痕跡,果然是“冰清玉潔”,那種沁人心脾的清涼,從掌心穿透灼熱的血脈,直達那最躁動的心房深處,洗滌內心的狂熱。那種淡淡的輕柔感游遍全身,內心說不出的暢快舒服。

在很多人的詞匯中,雨,僅是自然界的一種氣候現象而已,與浪漫八桿子打不著,與我卻不然。我最喜歡的一首詩便是戴望舒的《雨巷》:“撐著油紙傘,獨自徘徊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像丁香一樣,結著愁怨的姑娘……”,在我的憧憬中,最凄涼又最浪漫的場景之一便是兩個相愛至深的人在風雨中共撐一把傘,相偎相依,說不盡離愁別恨……,最傷感的場景亦是“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大凡抒寫雨的言語,多用來懷念佳人。“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是懷念佳人之句,“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是思念伊人之句。“滿眼游絲兼落絮,紅杏開時,一霎清明雨”是傷春之作。凡景語,皆情語,淅淅瀝瀝的小雨也罷,縱橫肆虐的狂風暴雨也罷,如果沒有對雨的感懷,又哪有那么多膾炙人口的華美辭章,又哪有那么多的清詞麗句。那飄搖的雨露,是滋養萬物的靈華之氣,是抒情感懷的絕佳媒介,又是一個個溫馨浪漫的甜蜜回憶。

又要下雨了,夜色中,又多了一個傷情感懷的身影。  

优博娱乐沙巴体育 玩吃鸡能赚钱吗 谁知道八戒中特网址 美国当代雕塑家 赚钱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 北京pk106码倍投公式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 256彩票苹果 宁夏十一选五五 时时彩一期免费计划 足球集团投注什么意思 网游麻将充钻怎么赚钱 手机麻将怎么玩3人的 极速十一选五手机助手 518彩票苹果 足彩半全场胜胜是什么意思 天涯明月刀怎么起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