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局長信箱
首頁地勘文化

永遠的懷念

時間:2010-07-14 00:00:00 瀏覽次數:0


永遠的懷念


劉 宏

轉眼間,我到省城蘭州工作已經一年又一個月了。在陪局領導赴平涼146隊檢查工作之后的晚飯上,我向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動情地唱了《父親》這首歌并為他敬酒,以表達我的無限崇敬之情。當曲終人散時,我才驀然發現今天是父親離開人世的六周年紀念日。依慣例,每到這一天,我都要攜妻帶女敬上一柱香、燒上一把紙、獻上一束花、擺上一些祭物來祭奠我敬愛的父親。而此刻已時至深夜,天空中舞著雪花,我在凄冷的寒風中,踟躕在美麗的平涼街頭,漫步在神奇的崆峒山下,遙望千里之外的故鄉,父親那清癯而慈祥的面容,剛毅而睿智的目光又浮現在了我的眼前,我不知父親在另一個世界是否安好?只好心里默念一聲:親愛的父親,實在對不起,請您原諒兒子的過失吧!一時,我禁不住淚水涌流,哀思綿綿,許多如煙往事涌上心頭絲絲纏繞。

我敬愛的父親,您德不可謂不厚,志不可謂不堅,性不可謂不善,體不可謂不勤,但仍有那么多不幸與坎坷!一生艱苦卓絕,忍人心之所極,行人力之所極,勤常人之所極,令我們子女唏噓不止。

父親出生時,家境赤貧,可謂地無一畝,房無一間,一家人借宿在破廟中。3歲時父親失去了母親,倍嘗了童年的艱辛。好在父親天資聰穎,在爺爺給開明人士高尊貴辦的學校做飯的幾年時間里,讀到了小學四年級,為日后成為“文化人”奠定了堅實的基礎。10歲以后父親就開始跟隨爺爺給別人放牧、打柴、榨油、耕作……直到被“寧夏王”馬鴻奎抓了壯丁。19497月寧夏起義后,父親光榮地參加了人民解放軍,并上了部隊的速成中學,成了一名文化教官。也正是在部隊的七、八年時間里,父親廣泛涉獵,閱讀了大量書籍,積累了豐富的知識,同時在音樂和書法上也有了一定造詣。后轉業到縣水利系統,成為一名水利工作者。文革初期,因父親稟性耿直,替受冤屈的同事說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下放回鄉務農接受勞動改造。后因家鄉學校缺教師而從教至八十年代末提前病退為止。退休后的父親每天習字下棋、養花鍛煉……生活規律而充實。200210月父親不幸患上了食道癌且到了晚期。在蘭州放療期間,父親顯得很樂觀,七十好幾的他每天堅持爬兩趟住院部的十層樓梯,出院后仍鍛煉不輟,與死神進行不屈的抗爭較量。一年后,父親病情惡化,飯吃得很少,整個胸腔疼得厲害,但他很堅強(至少在我們子女們面前是這樣的),從不叫一聲疼,也從不躺在床上。然而經過無奈無助,甚至是凄涼懼怕之后,父親在痛苦地煎熬中說走就走了,走的是那樣匆忙,那樣急促,以至于沒有給我們留下片言只語。我知道,讓父親離開由自己創造支撐并發展壯大的這個家他實不甘心,可無情的病魔最后還是主宰支配了他,無論怎樣接受治療,怎樣堅持體育鍛煉,怎樣把吃飯當吃藥,把吃藥當吃飯;也無論父親至親至愛戚戚相關的子女們怎樣努力,怎樣靠近他、伺候他,怎樣悲痛欲絕地挽留他;更無論父親怎樣舍不得離開自己的親人,怎樣舍不得離開生他養他的土地,敬愛的父親還是永遠離我們而去了。

我還清楚地記得父親去世那天晚上的情景,晚上10點多鐘他給我打電話,說胸悶氣喘,呼吸困難,要我買點平喘汽霧劑送去。當我急匆匆從張掖趕回時,看到躺在床榻上的父親瘦骨嶙峋,面色蠟黃,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微微睜開的雙眼滿懷期待,渾濁的淚水從眼角慢慢滑落。父親,您是在眷戀人世間的美好事物和您愛著的以及愛您的親朋好友嗎?您是在回憶您曲折坎坷教書育人的平凡一生嗎?您是在思考人生、丈量生命路途作最后殊死斗爭嗎?這一切的一切一切都不得而知了。當時父親用藥后,癥狀減輕了,就讓我連夜返回,怕影響了我第二天上班,而不幸就發生在當晚凌晨3時。現在回想起來,我是多么后悔啊,要是及時把父親送到醫院,也不至于這么快就和我們陰陽兩別了。每每想起這些,我都傷心不已,淚水盈盈。因為,讓父親這么快離開我們的還不是可怕的癌癥,而是因感冒引起的肺部功能衰竭。

父親向來對我們要求是嚴格的,小到個人衛生,大到學業做人。父親作為一位舊時代上過幾年學的農家子弟,憑著就讀起義后解放軍部隊的速成中學和刻苦的自學,成了一位精通文史、粗通音律書法的人民教師,這本身對我們就是一種無聲的教育和熏陶,一種無形的榜樣和動力。父親一生非常節儉,衣著樸素但十分整潔,就是在最后的一段日子里,每天也是皮鞋擦得锃亮,頭發梳得一絲不亂,衣服穿得干凈整齊,就連領口的風紀扣也系得板板正正,不像一個患有不治之癥的人。父親生前有三個夙愿:一是想找組織部門把退休改成離休。他原本是19497參加寧夏起義的,就因為對新中國成立的日子情有獨鐘,在以后的所有履歷表中都把參加工作的時間寫成了101日,而原始檔案又在大專區并撤過程中丟失,想通過在組織部門工作的兒子我找領導給改過來,我卻顧慮重重不支持他去這樣做,對此他耿耿于懷、憤憤不平;二是想到寧夏中衛這個見證了他青春歲月的第二故鄉,然后轉道到北京去看看長城和故宮;三是想把他的書法作品特別是用小楷抄錄的唐詩三百首和毛主席詩詞結集出版,但由于種種原因而未能如愿。一想到這些,我悲痛愧疚之情如決堤之江河,手中的筆也如千斤般沉重,不知怎樣才能寫出父親的厚德和恩澤。如果大放悲聲能打動閻王鐵石心腸,我愿痛哭不止;如果長跪不起能喚起鬼神的惻隱之心,我愿跪穿地皮。然而,生活是沒有如果的。

父親性格剛毅,意志堅強,是非分明,傲骨錚錚。七十多年來,父親就是憑著這種性格成就著他的事業,養育了兩雙兒女,發展壯大著我們這個家。有苦就獨自放在心里煎,從不對人表白。即使在疾病纏身帶來巨大疼痛面前也從沒發出一聲哀吟,并提前字斟句酌親筆為自己寫下了挽聯,這需要一種怎樣的胸襟、怎樣的意志、怎樣的毅力啊!這怎能不叫人震憾、叫兒子我欽佩萬分呢!記得父親去世的那天晚上,就在我送藥后準備返回張掖時,父親把我叫到他的臥室,淚流滿面地把挽聯一幅幅展開,向我交待他去世之后該怎樣貼并說自己熬不上幾天了,我當時心如刀割眼不忍睹,淚水婆娑地把挽聯一一收好還反復安慰他不要亂想,誰料這就是回光返照,竟使我們父子成為永別。我不知父親當初寫挽聯的時候是一種什么樣的心境,但我知道沒有鋼鐵般意志的人很難做到這一點。“生前獻身教育終不悔,身后囑咐子孫跟黨走”。這是父親對自己一生的總結,也是對我們子女的殷切期望。父親給我們的不只是生命,還有在磨難中生存的勇氣和力量,在生活中奮進的方向和目標。

父親是一個十分通達的人,相信科學,不信鬼神。一生中從未上過香、敬過神、燒過紙,也反對我的母親及我們子女們這樣做。然而,在父親去世后五年來的幾個重大節日和節氣里,我還是或到父親的墳頭跪拜,或朝著家鄉的方向祈禱,傾訴父親對我們子女的恩情,表達我們子女對父親的綿綿哀思。往者已逝,來者猶追。因為我知道,父親在那不歸之地,也無時不在想念著我們,注視著我們,期待著我們,祝福著我們!父親走了,走的匆匆,沒留下任何言語;父親走了,走的痛苦,給我們留下許多遺憾!但我們還有親愛的母親,我們要把對父親所有的遺憾和沒有表達的孝心都彌補在母親身上,以慰父親在天之靈,以防子欲孝親不待的憾事再度出現。按照父親的遺愿,我們在他去世一周年時,在他墳頭立了一塊高2、寬0.8的大理石墓碑。這在老家墓群當中應是最大最高最氣派的石碑,這并不是要刻意顯示什么,而是要將父親再三叮囑讓我撰寫的碑文鐫刻其上,以示子孫后代對他老人家的永久紀念:

嚴父大人籍隸臨澤。生為農子,長逢家貧。自幼聰惠,識字習文;生活勤苦,不輟牧耕。志堅性善,坎坷薄命。幼年喪母,早失溫馨;青年不幸,抓充壯丁;歷遭磨難,備嘗艱辛。霧過天晴,頓獲新生。加入解放軍,榮為子弟兵。就學部隊,深鉆細研,未閱數年,史文精通。擔當文化教官,服務軍伍行陣。后轉業退伍,供職水利系統;既而因其學識之富,德望之尊,教海流芳,功歸耕耘。孰料子女有盡孝之心,蒼天無遂愿之情。病殊不治,頓失老成。嚴父于早年與吾母張慧蘭結為良緣,所生三子一女,俱已成才得用,爾懸心可慰矣。甲申年七月十五日敬立!

在父親去世六周年之際,草撰此文,唯愿父親在天之靈,保佑我們平安、幸福;唯愿父親在天之靈,保佑我們這個大家庭繁衍、興盛!

 

优博娱乐沙巴体育 巨蟹女会赚钱 商场开化妆品店赚钱嘛 篮彩鳉 上海快三开奖彩票控 美术生以后干什么赚钱 学汽车防盗赚钱吗 陕西麻将怎么打 52高频彩 泡妞秘籍不赚钱了 时尚赚钱第二职业 做斗鱼直播是怎么赚钱 时时彩投万位 稳赚方法 长春大棚种植什么最赚钱 山东11选5走势图-号码遗漏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上海时时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