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局長信箱
首頁行業資訊

采礦權的承包、出租與抵押

時間:2013-06-03 10:54:24 瀏覽次數:0

1.采礦權可以出租也可以整體性承包經營。
  我國現行礦業法律、法規允許礦業權的出租;對礦業權的承包法律法規并沒有明確作出界定,甚而有相互矛盾之處。承包經營,是指按照所有權和經營權相分離的原則,通過訂立合同確定財產所有者與承包者的責、權、利關系,使企業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經營方式。立法和產業政策上均禁止以“承包”的形式非法轉讓礦業權。理由在于,承包有可能使“礦業權變相轉讓”,不利于國家對礦業權秩序的監管。《探礦權采礦權轉讓管理辦法》規定,以承包等方式擅自將采礦權轉讓給他人的,由政府礦管部門按規定處罰。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通知》又規定,在煤礦改制以及承包合同中必須明確安全生產職責。據此推斷,煤礦企業在一定的條件下是可以承包經營的。
  不可否認的事實是,礦業權承包現象已大量存在。法律及產業政策應與社會實踐發展和市場經濟需要與時俱進并適時調整,與其禁止,不如加以引導和規范,故在一定的合法性空間范圍內,應允許承包方式的存在。也正因為如此,《國務院關于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特別規定》第八條再次規定煤礦可以承包,但必須是整體承包生產經營,且重新取得了安全生產許可證和煤炭生產許可證,除此之外,如承包方再次轉包或者是將煤礦井下采掘工作和井巷維修工作進行勞務性承包,都是法律所禁止的,必須立即停止生產。
  采礦權的出租必須按照采礦權的轉讓程序進行,即合同當事人雙方簽訂采礦權租賃合同后,必須報經省國土資源廳審批同意租賃后,租賃合同才生效。學術界及實際操作中,普遍認為采礦權的租賃只是報經國土資源部門備案,其實此問題早有定論,國土資源部《礦業權出讓轉讓管理暫行規定》第三十六條第二款明確規定:礦業權的出租、抵押,按照礦業權轉讓的條件和程序進行管理,由原發證機關審查批準。很明顯,采礦權的出租合同要報經審批才生效。報經審批的理論依據仍然是出租有可能使“礦業權變相轉讓”,不利于國家對礦業權秩序的監管。
  2.采礦權承包出租的區別與聯系。
  采礦權的出租與承包的區別與聯系,理論上的爭論分歧一直比較大。筆者認為在市場交易中,二者沒有實質的不同,只是采礦權承包的對象比租賃更為廣泛,在實際操作中采礦權的承包含括了出租的內容,采礦權的承包表現為經營性承包和勞務性承包,經營性承包即采礦權主體將礦產發包給受讓人開采,自己不參與經營,只收取承包費,經營性承包實為采礦權出租的一種形式,故針對經營性承包在糾紛的處理中適用的是采礦權出租的法律法規。勞務性承包是指采礦權主體只將礦產采挖等工作承包給他人,但自己依法經銷礦產,進行采礦手續管理,或采礦權主體自覺組織開采,但將礦產承包給他人依法進行經銷的行為。勞務性承包不適用采礦權租賃的法律法規所調整。根據《國務院關于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特別規定》的規定,將礦產采挖等井下工作承包給他人的行為,是法律所禁止的。故礦產企業勞務性承包的有效性只適用于井上工作范疇。勞務性承包不涉及采礦權的流轉,故不需行政審批程序。
  3.采礦權的抵押。
  《礦產資源法》沒有明確規定礦業權能否抵押,但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企業需要越來越多的融資渠道,礦業權的抵押是市場化的必然要求,并在實際中大量存在。基于此,國土資源部頒發的《礦業權出讓轉讓管理暫行規定》明文規定礦業權人依照有關法律作為債務人以其擁有的礦業權在不轉移占有的前提下,可以向債權人提供擔保。很明顯,國家對礦業權作為財產權抵押是有限制的,明確可以抵押的只是礦業權自己作為債務人的時候,但礦業權人是否可用其礦業權為其他債務人提供擔保沒有規定。但《物權法》和《擔保法》都沒有規定禁止礦業權為他人提供擔保,筆者認為既然法律法規沒有作禁止性規定,在實際操作中礦業權應該是可以為他人提供擔保的。
  抵押合同什么時候生效,長期以來理論界一直沒有統一的認識,可以說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礦業權出讓轉讓管理暫行規定》明確礦業權適用不動產法律法規原則所調整,《物權法》規定不動產抵押需辦理抵押登記,抵押權至登記時設立。由此可以肯定礦業權抵押必須登記。但根據《礦業權出讓轉讓管理暫行規定》第三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采礦權的抵押也須按照采礦權的轉讓程序進行,即采礦權的抵押需報經審批才生效,筆者認為,采礦權的抵押須報經審批才生效是有待商榷的。
  首先,根據《物權法》第十五條的規定“當事人之間訂立有關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不動產物權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規定或者合同另有約定外,自合同成立時生效;未辦理物權登記的,不影響合同效力。”《礦業權出讓轉讓管理暫行規定》是部門規章,且在《物權法》之前,其無權對合同的效力作出規定。
  其次,從理論上講,審批主要是對采礦權轉讓的實質要件進行審查,雖然租賃及承包不是轉讓,但類似于轉讓,其共同點都是受讓人、承租人、承包人對礦產要進行經營,國家為防止以租賃、承包為名變相轉讓采礦權,故規定租賃和承包需要報經審批是可以理解的。但抵押不一定實現采礦權的轉讓,如抵押已審批才生效,明顯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交易的順暢進行。故抵押沒有審批的必要。
  最后,雖然抵押沒有審批的必要,但抵押權人實現抵押權的時候,應報國土資源部門批準。道理很簡單,實現抵押就意味著要處置采礦權。
  基于上述理由,筆者認為采礦權抵押合同簽訂即生效,但抵押權自登記時設立,如合同簽訂后,義務方不按約履行登記備案義務,致使抵押權無從實現的,應承擔違約責任。抵押權辦理備案后可對抗善意的第三人。

                    (來源:中國礦業報)

优博娱乐沙巴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