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局長信箱
首頁地勘文化

憶北山普查找煤生活小片段

時間:2017-03-15 10:34:24 瀏覽次數:0

    一九六0年至一九六一年正值我國三年自然災害困難時期,我參加了一九二隊北山地區普查找煤工作。

    北山地區,荒無人煙,一片浩翰的大沙漠。在沙漠區找煤。對于我還是第一次,也是一生中難以忘懷的歷史一頁,一些可歌可泣的生活片斷常一幕幕地展現在眼前。

沙漠里喝水的學問

在北山沙漠里工作,就好似在一個大蒸籠里,整天頭頂烈日,腳踏熱沙,出去一身汗,回來一身沙。在這風吹沙石跑,遍地不長草的環境下,水就成了勘探隊員的第一需要。

    一天,拉駱駝的民工打了一只黃羊,炊事員(組里同志輪流當炊事員)一大早就給做好了“手抓”。“吃羊肉了!”炊事員一邊喊,一邊叫大家快起床。一聽說吃羊肉,一下子便沸騰起來,大家顧不上洗臉刷牙,拿著碗筷就往伙房里跑。在“瓜菜代”的困難年代里,能夠吃上黃羊肉真是天大的福份。大伙你一碗我一碗,一只羊很快就吃光了。

    大家帶著滿意、幸福的笑容,背上地質包出發了。可是工作不久,羊肉在肚子里發作起來,渴!!不到中午一壺水都喝得光光的。到了下午,簡直渴得難以忍受,好象渾身都在發火,干裂的嘴唇開始疼起來。郭世英同志,出野外常常不帶水壺,這回他第一個把水喝光,難受得團團轉。“郭駱駝(大家給他起的外號)怎么也抗不住了”,同志們開玩笑地說。“誰還有水?誰還有水?”組長管海英同志大聲的喊著。“我還有水!”吳琪琨同志一邊答道,一邊把水壺遞過去。管海英讓大家每人都喝點,這半壺水真比金子還貴重,水壺在大家手中轉了一圈,誰都不好意思喝,最后還是管海英下命令才把這點水處理完。

    收工回到駐地,大家顧不上洗臉和吃飯,都抱起水杯,喝了一杯又一杯……晚上,管海英組長召集全組人員開會,主題是由吳琪琨同志介紹怎么喝水,大家面面相覷,心想,喝水還需要開會呀?管海英好象猜透了大家心思,說:“今天大伙同是帶了一壺水,為什么大多數人不夠喝而老吳卻剩下半壺呢?老吳有他的絕招,應該叫他介紹一下。”吳其琨同志用他那上海味的普遍話,滔滔不絕地講起他的“絕招”來。“啊!原來是這樣!”大家聽完之后信服地稱道。

    從此.我們依據吳琪琨同志的經驗,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空腹喝一兩缸子水,吃過飯后再硬喝一缸子水,肚子里有充足的水,在沙漠里就是天氣再炎熱堅持一上午可以不喝一口水,到了下午兩三點鐘,人體最需要水的時候,行軍壺里的水就派上了用場。真是在沙漠里工作喝水也是一門學問。

    在駱駝跑丟的日子里

    在北山搞普查,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駱駝。駱駝,是沙漠里的“旱舟”,既能乘騎和馱運,又可以在幾天內不吃不喝,默默地奉獻。它成了我們野外工作的好伙伴,所以,大家都很喜歡它們,時間長了都給自己的乘駝起了名字,什么“小白”呀,“長毛”呀,“牡丹”呀,叫得都很親切。

有一次,我們組搬家到俞井子新駐地。同往常一樣,新駐地整理完畢,第二天就出工到野外了,駱駝也被趕到灘里放牧了。這天晚上,大家收工后發現駱駝不見了,可誰都沒有把它當回事,認為可能是駱駝走遠了,天黑會回來的。可是一天、兩天,一連三天不見蹤影,大家有點慌了,忙問拉駱駝的民工老羅是否丟了,老羅說:“沒問題,三五天會回來的。”到了第六天,俞井子圖幅外業工作基本結束,準備搬家時,仍然不見駱駝回來,這一下連老羅也感覺問題嚴重了,全組人員分頭去找,也沒有結果。駱駝真的丟了。

    當時我們組帶的口糧不多了,繼續坐等下去,全組人員吃飯和下一個點的工作都是問題。于是,小組決定派人徒步給指揮部報信,助理技術員王廣祿同志主動要求承擔這項任務。指揮部住在北山煤窯,距我們的工作點四十多公里.按照正常條件,當天夜里十二點前就可以到達,可是到了第二天、第三天不見指揮部派駱駝來,更見不到王廣祿的音信,大家焦急地意識到,小王可能出事了……

    不出大家所料,王廣祿果然出事了。臨行前,他準備了兩天的干糧,三壺水,并反復檢查其他裝備是否都帶齊了.特別是把地形圖也隨身帶上,自己覺得萬無一失,這才出發了。“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下午突然刮起大風,天昏地暗,一時很難行走.王廣祿拿出地形圖準備確定自己的位置,再定出方向繼續前進。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地質羅盤,這才知道一時的疏忽,誤了大事。他憑著自己的經驗,大體確定一個方向,又前進了。都知道,長距離行走,方向偏差一兩度,就會越走越偏離目標。王廣祿一直走到下半夜還沒找到指揮部,這才感覺迷路了.再不能往前走了……

    駱駝好象和人們開了個玩笑,王廣祿同志走的當天晚上,八頭駱駝部回來了,大家驚喜地不約而同都跑出帳蓬,好象久別重逢的親人似的,有的去撫摸自己喜歡的駱駝,有的干脆騎上駱駝溜上一圈。駱駝回來了,大家極為高興,可一想起隊友王廣祿,心里又部掛念起來。第二、第三天不見他的蹤影,剛剛平靜的心一下子又緊張起來。小組立即決定派人前去接應。王廣祿在迷失方向后,雖然有些慌張,但他很快地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第一,要保持體力;第二,要節約用水。他找了一個避風的地方,拿起僅剩下的半壺水,喝了一小口潤了潤嗓子,索性躺在沙窩里,睡著了。到了下半夜,沙漠里的氣溫急劇下降,一下子把他凍醒了。這時他冷靜地想,再往前走,不但難以到達目的地,弄不好連命都保不住。于是毅然決定按原路返回俞井子。他拖著疲倦的雙腿開始往回走,到了中午.烈日炎炎,行走的速度漸漸地慢下來,他想,一定要堅持住,一定要到達俞井子。一種堅定的決心和信念,使他支撐著前進!前進!

    帶的水已經喝光了,干糧已無法下咽了,漸漸地步履也亂了,他是多么想念小組的同志們呀,多么想喝上一口水呀!走,繼續走,決不能停下來!可是虛弱的身子開始搖晃起來,眼前一黑,他昏倒在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王廣祿、王廣祿”的喊聲使他蘇醒了。一眼見到接應他的同志們,他鼻子一酸,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

迎著黃昏的晚霞,帶著同志們的關懷和溫暖,踏著駝鈴的節拍,王廣祿又邁向了新的征程,準備迎接更艱巨的戰斗。

沙漠生存小常識

我們在北山沙漠地區工作了兩年,兩年里收集和積累了很多有關在沙漠里工作生活的知識,這給我們的工作幫助不小。特別是王廣祿同志迷失方向險些出了大事故以后,我們更注意這方面知識的學習。下面就是幾個沙漠里生存的小常識:

一、“照”的含義

在沙漠中往往會看到一些地勢較高的地方用石頭堆起一米多高的石堆,這些石堆,在沙漠里叫做“照”。“照”就好似大海中的燈塔,但“照”的實際意義,比燈塔還要廣。

初到沙漠的人,往往不太注意這些很普通的石堆。一天,我們騎著駱駝,看到遠方有兩堆石頭堆立在山丘上,拉駱駝的老羅對我們說:“前邊快到水井了,可以休息一下。”我們都很奇怪,就問:“你也沒來過這里.怎么知道有水井呢?”老羅用手指著前方的石堆說:“沒看到前邊的石堆嗎?這叫‘照’,是它告訴我附近有水。”我們帶著不解的目光,直向石堆走去,果然在石堆下面的低洼處有一口堿水井。井的附近有很多駱駝糞,四周還生長著一些芨芨草。老羅一邊忙著叫駱駝飲飲水,一邊對我們說:“照有兩種:雙照和單照。兩堆石頭是‘雙照’,一堆石頭是‘單照’,‘雙照’照水,‘單照’照路。”

我們掌握這個常識以后,在填圖的工作中派上了用場,就是迷失了方向,只要找到“照”.就能有水可喝,有路可走;同時,每逢遇到“照”,都在圖紙上標出來。“照”也就成了我們填圖的新內容。

二、沙漠里應急的植物

在沙漠里有一種植物叫“蛇眼”,它的上部有一寸多長,露在沙子的外面,看上去象蛇的眼睛,故此得名。粉紅色的根莖,一尺多長被埋在沙子里,很象山芋,它的水份達百分之七十左右,吃起來有一點苦澀味,在沙漠中行進,只要缺水或沒有水,它就是人們應急的水源。我們在搞填圖時,圖幅的邊角處,離駐地比較遠,就采用突擊的辦法,早晨天不亮出工,晚上十二點左右才回來,有時帶的水不夠喝,就靠“蛇眼”解渴,所以大家稱它是埋在沙子里的“水葫蘆”。

還有一種植物,生長在沙漠巖石出露的地方,它的葉子有點像南方的芭蕉葉子,根莖長在巖石縫里,石縫是什么樣它就長成什么形狀,根莖用火一烤,吃起來象紅薯,又面又甜完全可以充饑。

沙蔥,在任何荒灘上都可以找到,但生長最多的地方是沙漠的干沙河里,現在人們都把它當成餐桌上的佳品。當時我們常年在沙漠里工作,經常吃不上蔬菜,所以就把沙蔥當成主菜來吃。開水一燙,調些鹽和調料就是涼菜,鍋里一炒就是熱菜。沙蔥包子、沙蔥餃子也很好吃。沙蔥,在沒有菜的情況下,就成了我們主要的菜肴了。

三年經濟困難時期,我們在野外把這些植物,當成“瓜菜代”的主要代食品,對我們能夠渡過難關、順利完成各項地質任務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三、怎樣防治駱駝虱子

在北山進行地質測量,搬家比較頻繁,一般都在水井附近安營扎寨,這些地方是駱駝出入和休息的地方。因此,在這里駱駝虱子就成了大家的公害。

跑了一天野外,回來剛一入睡,駱駝虱子一下就圍上來,第二天一看,滿身都是紅疙瘩,有的虱子咀鉆到人的皮膚里,身子露在外面,用手一拽,頭就留在肉里,又痛又癢,難受極了。大家睡不好覺,都建議移帳篷換地方。可民工老羅開腔了:“不要移帳篷,移了也沒用,我給你們想辦法,你們出工好了。”晚上,收工回來,大家等著老羅的辦法,等來等去,不見他的動靜,也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天漸漸黑了,老羅把駱駝全牽回來,頭尾相接依次叫駱駝臥倒在帳篷四周,把帳篷嚴嚴實實地圍在中間。這一宿,大家睡了個安穩覺,駱駝虱子不見了,大家高興地稱贊這個辦法好。忙問老羅這是什么道理。原來,駱駝虱子是駱駝身上滋生的,習慣駱駝氣味,只要駱駝在附近,氣味就會象磁石一般地把所有的虱子吸引過去。從此以后,駱駝天天陪伴著我們入睡,再也不為駱駝虱子煩惱了。

四、第一次遇到了打獵隊

在北山,一呆就是一年,整天和沙漠、戈壁打交道,生活既單調又寂寞。大家是多么想見到綠色和人群呀!可是沙漠里很少見到樹木,看到的只有干枯的紅柳枝和厭禿禿的駱駝草。綠色成為人們的一種奢望。

記得一次我到金塔東壩給大家買菜,走出沙漠第一眼見到綠油油的麥田和樹木,頓時好象到了仙境,到了另一個世界,我一下子沉浸在美好幸福之中。綠色啊!是多么美麗,多么叫人向往,真想把它帶給在沙漠里默默奉獻的同伴們啊!這時我才體會到綠色的寶貴,綠色的魅力。

沙漠里更難以見到人,有兩次我們見到的都是躺在沙丘下的干尸,據說是馬鬃山勞改農場逃跑的犯人。所以,在沙漠里真的突然闖出一個人來,一定會嚇壞了你。

但有一次例外。我們組一行七人,騎著駱駝,帶上行裝,浩浩蕩蕩地向沙婆泉新駐點進軍。一路上,伴隨著駝鈴“叮鐺!叮鐺!”的響聲和駝背上有節奏的晃動。大家都有了睡意,不知不覺太陽偏西了。突然,不知誰大喊了一聲:“前邊有人,前邊有人!”我們都被這喊聲驚醒了。往前方一看,果然遠處有一頂帳篷。好象還有人進進出出,我們懷著幾分好奇,直向帳篷走去。

到了帳篷附近,帶著喜悅而又警覺的表情一下子出來五六個人,問明我們是勘探隊員,立刻像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把我們迎到帳篷里。一打聽,原來他們是酒泉某單位的打獵隊,出來快半年了從來沒見到人煙。見到我們格外親切,問寒問暖,又是倒水.又是遞煙,搞得我們很不好意思。大家很快就熟悉起來,又說又笑,好不熱鬧。不大功夫,一盆香噴噴的手抓黃羊肉端了上來,主人一邊讓我們吃一邊說:“這是我們今天打的黃羊,大家隨便吃!”互相推讓了一陣子,我們就狼吞虎咽地吃起來。郭世英是組里有名的大肚漢,抓起一塊羊脖子就啃,一邊吃一邊說:“幾個月不見葷了,太解饞了!”主人見我們吃得這樣香,又端來了第二盆……酒足飯飽,我們高興地向主人道別。臨行前.他們把我們的行軍壺都灌滿了茶水,又送給我們半袋子黃羊肉干,大家依依不舍地告別了。

    一上路。大家仍興奮未盡,精神頭很高,大家不約而同地唱起了《勘探隊員之歌》。“是那山谷的風,吹動著我們的紅旗……”嘹亮的歌聲,回蕩在祖國的大地上,這回聲仿佛在告訴我們:共和國不會忘記,人民不會忘記!

优博娱乐沙巴体育 买卖保健品能赚钱吗 OPplo手机代理什么最赚钱 知乎上也可以赚钱吗 合须弥啥最赚钱 世界上最赚钱的造船公示公司 黄州开出租车赚钱吗 宝妈手机赚钱项目 简单易学又赚钱的手艺 答题赚钱十金平台 景点特色赚钱项目 手机实况足球怎么赚钱 侠盗猎车手赚钱秘籍 百度经验赚钱可以提现吗 dnf哪个副职业赚钱2015 岳云鹏是赚钱工具 网红猫赚钱